阳光少年网
注册 登录

2018年 08月 21日 星期二

关闭
知心奶奶

朱建军: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

时间:2017-05-31 08:28   |   来源:  |   作者:  |   点击:

主持人:各位同仁、各位老师,今天我非常荣幸在这里引荐一位心理学界的大师,他的名字叫朱建军。我们在这里非常荣幸可以共同分享他的智慧,他今天为我们带来的是关于意象对话,如何造就我们更加幸福快乐的人生。相信我的介绍根本不能涵盖朱老师的智慧,剩下时间交给朱老师。

  朱建军:大家好!非常抱歉,今天我没有PPT。我更喜欢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能够有一个交流和互动的感觉,虽然人很多,大家都互动也很困难,但是我觉得至少我很想试一试,我们以一种更能互动起来的形式让大家一块交流。每次这个会议的规模都这么庞大,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很少有会能有这么多的人聚在一起,当然在座下面有我认识的朋友,也有认识我,我不认识的朋友,也有今天第一次认识的。希望这三个小时,能够很有效率的,我们大家围绕一个主题,有一个交流互动的机会。希望大家有问题随时举手,或者递纸条,我更喜欢看着一个人的脸,然后大家互动,递纸条是看着一个白白的东西去互动,会差一点。可能有些代表也许不是很习惯站起来去互动,就递纸条。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更有针对性的,大家就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希望大家互动的时候千万不要客气,这是我特别期望的事情。前两天在一个地方讲课,有人对我提出很轻微的质疑,主办方就有点不好意思,说:朱老师,有人质疑你。我说:太不爽了。质疑在哪?就是质疑的太没分量。我今天也特别希望跟在座的各位能够认真思考,并且有一些有分量的互动和交流,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今天的主题是心理意象在心理资本中的应用,“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跟心理资本这一块有关的。因为自从我搞了意象对话之后,我觉得让我有一个很特别的事情,不管哪里请我去讲什么东西的时候,都请我去讲心理意象,就有点象演员,宋丹丹演了超生游击队的农妇,都让她演农妇。一个演员演*女出名,就都让她演*女,成了*女专业户。我就是到哪都要讲意象。我自己有时候跟人家说,其实我除了意象也会点别的东西,偶尔讲讲精神分析之类的,我也会,但是就不太有人请我讲这些东西。

  我后来想其实这也是跟我们今天的主题有关,在大家的心目中,和我这个人联系在一起的有一个意象,这是一个研究心理意象比较多的心理学家,这就形成一个附着在我身上的意象。这个意象本身有一个力量,别看它是虚的、无形的,但是本身有力量,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类似于一个实体,虽然它不是,有这么一个大大的标签帖在我光光的脑门上,就是意象对话的心理学家,然后大家到后面可以让我做这个。我虽然个人觉得有点遗憾,我其实也可以讲讲精神分析。后来想想,从我个人人格丰富性上来说,我觉得遗憾,因为我也可以干别的,但是从市场分工来说,好像这其实是对的。因为讲精神分析,别人也能讲,而且别人也讲的很好,固然我讲的也能挺好,但是这就像一个产品,有一种牌子的汽车大家都有,有一种牌子汽车是我自己的,这种情况下我要去卖和大家都有的汽车就不如卖我自己独有的汽车,它有一个相对价值,而不是绝对的价值。从绝对价值来说,比如我在精神分析研究,在人格心理学研究方面的绝对值也还过得去,也可以去讲。但是我在这方面的研究的领先程度和我在意象对话方面研究的领先程度,我意象对话研究是更领先的,所以它就相对价值更高。相对价值更高以后,去讲课的时候,让我讲这个,的确更合适,虽然我自己觉得不太爽,但的确更合适。

  从这个现象反映我们今天讲的主题,有些无形的东西的心理资本的高低是有一些影响因素影响你的。比如说朱建军这么一个人,从物资资本来说没有什么太高的物资资本,别人还穿一身正装,我今天穿的很不好,有时候人家批评我说你也太不尊重大家,因为昨天我赶飞机过来,没办法换,就凑合来了,这挺没价值的。但是大家为什么还愿意给我这样一个说话的机会?因为有一些心理资本,这些心理资本虽然是无形的,我们过去经常讲一句话客观存在,也不好说这句话,它不是客观存在,但是它是存在。

  有一个心理资本,这个资本我们可以靠什么衡量?知名度。一说朱建军,知道的人比较多。我弟弟也不错,但是他的名字大家知道的少,他的资本就低一点。所以有这么一个资本的,这个资本又有它的相对性,比如我现在给大家讲化妆与美容,然后我的资本就很低,虽然我以前说其实我用意象对话来调过我的减肥,在好几年之前,因为当时我们几个人做心理访谈,我觉得太胖了,上镜头不好看,决定心理减肥,减的很好,差不多一天一斤的速度,20天减掉了10多公斤左右。但是我现在就不敢跟大家说我这次课题讲一个心理减肥,因为我太胖了,我现在这样走上来给大家改心理减肥没那个资本,因为我后来又吃得太多了,所以没有资本。等我真想讲,就得回去再减肥一次,再减到身材匀称的时候就可以讲,因为我有那个资本。

  所以这里有一个相对的心理资本,就是我在某些方面,朱建军有一定的心理资本,这种心理资本在某些方面是更多的。比如讲意象对话,我是一个大富翁,很有钱,在某些方面是很差的,比如我讲怎么样化妆。在座就有很多人比我懂,我就没法讲了,我能讲的只不过是用香皂洗洗脸,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化妆方式。它会在各种不同方面有不同量的所谓的心理资本,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有些资本不是外在,是内在的。

  有心理资本,才到这里来,这些心理资本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是以心理意象的形式存在。就是以大家心目中一个意象,大家心目中,这个人在哪方面,你们会觉得怎么怎么样,会有一个意象。这个意象可能是真实也可能是不真实的,可能跟我有关系的,也可能是跟我的关系不如跟你们自己关系大的,就有可能是很强投射出来的一个意象。可能比我实际人更坏,也可能比我实际人更好的,其实它都是你头脑中存在的这么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有一定价值。“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其实讲的有价值,它能够成为心理资本的那些心理意象。

  在讲心理意象之前,我想先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所谓心理资本的概念。

  我自己说的这个概念也许不见得跟别人所说的完全一样,但是我大致说一下在我心中理解的心理资本。前一阵子因为跟另外一个专家在一起,谈起心理资本的时候,就有人问什么叫做心理资本?后来另外一位专家说:所谓心理资本就是比如当一个人遇到挫折的时候,有的人遇到挫折就一蹶不振,另外一些人遇到挫折可以屡败屡战,这种人有一种内心特点,这种特点就是他的一种心理资本。比如在做一个什么事情的时候,有些人可能内心缺少一种很强的驱动力,缺少一种很强的激情。而另外一些人可能特别有驱动力和激情,也可以说这是这种人的一种心理资本。

  这位专家讲之后,提问的人就问这跟以前说的心理素质有什么区别?这不就是心理素质吗?我觉得问问题这个人挺好,问的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就是它跟心理素质有什么区别?我现在就想就这个先说一下我的一个看法。

  我觉得乍看起来跟心理资本确实没有区别,我想是不是国外心理学家提这个的人卖一个噱头,有一个新的叫法,让大家听完以后觉得更好听。即使有这方面因素,肯定不是全然是这样的。为什么呢?有一个区别,这个区别我们很容易理解,我们只要拿那些物质去打比方就行了。比如我们生活中需要的物质有什么?比如空气和水,这是最基本的需要,空气可能比水还重要,没有水我们可能几天就会死,但是没有空气的话我们连几天都撑不下去,连几个小时都撑不下去,所以空气和水都是对我们非常重要的资源。然后是粮食,还有一些生产出来的产品,衣服等都是资源。

  但是这些资源中,有些是有价值的,有些是只有使用价值但是没有价值的,比如空气。因为空气是太重要的东西了,但是我们不需要买,就像过去苏轼说的清风明月,这是造物者所生产的东西,但是我们不需要花钱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是我们不用花钱买。比如自来水,当我们意识到水资源有限,就需要花钱买,因为它是资产,是有交换价值的,因为你不掏钱就没人会给你这个绿茶,所以它就是资产,就是有价值的,我有一些资产就可以把它作为资本,拿它资产运作去转换,就是这样一个区别。

  不见得光是空气这种东西,有些东西,比如有一个女孩子打了一件毛衣,很早之前她会打毛衣,更早之前林黛玉会绣荷包这种东西,这种东西也是花了很多劳动,也是努力生产,生产完了以后也是给人使用的,这都跟其他东西没有任何区别,但它不是资产,因为打的那个毛衣不是资产,它是礼物,礼物的特点不是拿钱能算的,跟钱无关的,它是说我这个人做了给那个人去用,跟钱无关,所以它就不是商品,也就不是资产,也就不可能运用它作为资本。这是我们说资本和非资本的区别。

  但是我们现在讲到心理资本的时候,什么是心理资本?跟心理素质有什么区别?如果心理素质,你没有拿它用来生产、去制造产品,或者把它本身变成产品,没有拿它去交换,没有让它进入市场,无论是什么的市场,它就不是资本,它就只是素质。比如以前有一个姓鲁的外国人叫鲁宾逊,他自己跑到一个小岛上,没有其他人,就他自己一个人待在那,他很自信,很有探索精神,很有创造性等等心理素质,但是这些都不是心理资本,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一种东西,不是拿来干什么用的。

  但是什么东西就成了心理资本了呢?就是当这种东西被放到一个市场之中,这个市场之中有生产、有交换、有再生产,有各种各样活动的时候,你把你这种素质用在这个里面,那它就变成了资产。如果这种资产被你用来生产什么东西,就变成了资本。所以东西本身没变,但是这个东西在不同场合的意义就变了,本来还是同样的心理素质,但是当它到了那种场合就是资本了,就不是以前我们叫的心理素质这种东西了。所以这是我们觉得心理资本的一个基本的东西,它是被我们用来生产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个过程所需要的心理特质,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的看法,我觉得这就叫做心理资产,心理资产用来生产的时候就叫做心理资本。

  心理资产跟过去我们所谓的资产,具体的那种物质资产有什么区别和共同的地方呢?

  先说共同点:

  最基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它都能满足人的需要,如果它不能满足人的需要,那这种东西就没有意义。如果有一个人有一种特殊的心理素质,当然这种心理素质对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用处,只对他自己有用处,这种就不能成为心理资本,因为你没法把它转换成一种可以交换的东西。所以它的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就是这个东西对别人有用的,这是它的一个最基本的物质资本和心理资本的共同点。

  第二个共同点,是以交换的方式——市场,可以交换,不光要有用,而且可以交换。和物资资本一样,心理资本也是,我给出一种心里的东西,和给出有物质的东西一样,我给的这个过程不一定只是交换,可能是给别人某种有心里价值的东西,但是如果不是交换,也不能叫做心理资本。我们可不可以不交换?可以。比如说出家人帮助某些人去想通一些心理问题,起到我们类似心理咨询的作用,这个就不是交换,这是一个单向的布施,它是一个单向的行为。我付出一个东西并不是用来交换的,这个时候就不是心理资本,其实这个交换可能是有性的物质交换,也可能是无形的,比如我帮助你排忧解难,你就送给我一盒茶叶,这叫交换。但是我帮你排忧解难,你没有送我茶叶,你送我一个无形的东西,比如你赞扬我,比如朱老师你真棒,你是很优秀的心理咨询师,我就需要这个,这也算是一种交换。凡是有这种交换都应该叫做资产,没有这种交换,比如我并不需要你夸我是好的心理咨询师,我帮助你之后,你夸不夸我,哪怕你过后完全忘掉我,没有什么影响,这可能不是一个交换。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表面看起来像是交换,但实际上并不是交换。就像我们刚才讲的礼物,比如有人喜欢我,给我绣了一个荷包,我接到这个荷包很开心,并不是我占便宜了,有人给我荷包,这个荷包一看是手工制作,很值钱,算一算大概能值250元,我就找一个250的礼物还赠给他,这样一个过程就是一个交换。但是同样类似的行为可以不是交换,比如我看得高兴,并不是因为这个值多少钱,而是因为他很费劲给我织这个荷包,说明他对我有感情,对我好。他对我好,并不是我觉得他对我好就应该给他什么回报,只是因为他对我好就很开心,我也想做一点对他好的事情,我当然不会绣荷包,我就弄一个别的什么礼物,我自己也做一个东西,然后我也送给他,这个过程算不算交换?其实不是商品交换,虽然看起来非常像,但实际上不是。因为这个过程中它是礼物。

  说到心理资本、心理资产,区分起来更困难,在心理资产角度来说并不是值多少物质的钱才是交换,我心理上的一种价值的互换也是一种交换行为。我刚才说有一个人给我一个荷包,我很开心,我同时也喜欢他就给他一个什么东西,这不是交换。但是我会说有一种跟这个非常类似的也是交换,虽然不算钱的。

  假设我是一个心理上很缺乏什么东西的人,我心理上有一个匮乏的,假设我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特别受我们班女生瞧不起,她们都觉得朱建军这个人既没趣味、长得也不帅,各方面都没什么价值,那个时候我心里面可能就很失落,或者觉得自恋特别不满足,觉得你看人家都比我强,我就不行。然后到我后来某一个时刻,有一个很好的女性喜欢我,给我一个荷包,那么这个时候也可能我虽然没有一个物质上算这个荷包值多少钱,值250元,并不是这样,但是我觉得我很开心,因为我缺这个东西,我缺乏、匮乏,我开心并不是因为说这个人我喜欢她,然后她也喜欢我,我开心,甭管是谁,只要有一个大家觉得比较好的人,比如像凤姐、芙蓉姐,不是那样的人,然后她给了我一个荷包,我就会很开心,甭管是谁都会开心,为什么呢?因为不管是谁给我的,我都会满足,因为我这里有一个缺失感,我有一个缺乏感,我需要这个东西。 其实我真正需要的并不是我真正需要发现人间充满爱,甚至不是发现人间充满爱情,都不是这个,我真正需要的是我终于也有人喜欢了,我需要的是满足我自己的那部分缺失。这个时候它就成了一个交换的物品,就成了一个资产。

  凡是那种可以不特定对象交换的,其实这个特征基本上都是资产或者资本,不管谁给我都行,不管谁给我都行,因为只要它合乎某一个价值就好。凡是非资产性或者资本性的东西都有特定性,就是我这个东西不是谁给我出这么多钱都可以给,而是我只能给某些人,这是一个基本的区分。

  知道什么是心理资本,既然是一种资本,就像其他的资本一样,我们针对这些资本需要做什么东西?1、我们需要什么东西有价值,就是它可以成为资本,需要去评估它的价值,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当然可能不见得是钱,是一个心理上的交换物。这是我们在心理资本方面比较重要的东西。2、这个资本我们要有办法储存它。像钱可以放在银行,心理资本可以放在哪。3、要有能力使用它。就是你可以把这种资本拿来用,能用,它就是一种资本。4、使用完了以后你要有办法去评估它的效果,它最后转换成了别的什么资本,转换成了多少。5、生产。你用某些心理或者非心理的资本可以生产一些有心理价值的某种东西。这就是关于所谓心理资本我们需要做的一些事情。

  意象本身并不是说心理资本,有些意象可能并不是资本,但是它可以成为一种心理资本。对意象这种资本,或者对其他的心理资本,我们可以拿意象做一个测量,或者意象本身也有一种心理资本,我们也可以去测量它,然后我们可以去储藏它,我们可以去使用它,我们可以使用完了评估它,我们也可以说怎么样去创造它,然后创造一些值钱的心理意象或者不值钱的心理意象,这是我们在这块可以做的一些事情。

  在进入主题之前我还要说几句。当我们已经可以把心理的东西看作是资本的时候,这是一个很大的创造,是一个世界上很大的进步,我觉得这个进步可以跟物质交换的时候,发明钱的事情相媲美。在原始人类社会,最早人和人之间物资的互通有无是非常贫乏,就是我打了一只鹿回来,我会给邻居分一碗肉过去,我分这个肉的时候不算帐,我不会说这个肉值多少钱,不记帐,因为邻居跟我好,我就送给他,爱值多少钱就值多少钱。然后邻居明天出去采了一堆蘑菇,他在给我的时候也是不算帐的,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个东西值多少钱的概念,只是他觉得跟我好就给我。所以这是物质世界。后来因为这样太麻烦,世界逐渐发展,有人就发明了钱,有了钱以后就会出现资本化,就是我这个肉给谁?要给我钱多的人,至于这个人我喜不喜欢他无所谓。

  心理资本意义非常重要在于它也有一个新的转变,我们把一些心理层面的东西资产化,这是非常重要的改变。虽然过去这种资产化,历史以来就一直有,但是没有这么系统化的把它资产化。比如在古代人,我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我会说一句话,“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我为了知己就可以做什么是非商品,但是“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就是商品化。但是过去商品化是非系统的商品化,而时代发展到今天有一个趋势,就是所谓心理资本这个东西,就是一种很系统的商品化。

  我们知道这些是资本,我们知道怎么样去创造这种资本,怎么使用这种资本等等,它是一个非常系统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像过去一般的礼物交换变成商品交换的转变。我觉得这个转变如果我们不做可能就会非常的落伍,中国古代那么先进,为什么那么落后,因为那时候西方有船炮,后来西方有一些制度超过我们,这些东西都是器,都是有形和无形的器,船炮是有形的器,制度是无形的器,这些工具用的好就会让社会发展的特别快。现在心理资本化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器,因为我们人类社会过去心理是拿来当资本用的,但是一直没有系统的当资本用。如果我们现在系统的去用,发展的早,发展的快,那么这个利器可以让我们非常的领先,所以它是特别有价值的,这是积极的一面。

  我今天要说一个非常消极的一面,这可能使人类的异化过程更严重,就是人更不像人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我用一个非常难听的比喻,就像前面我们在那儿讨论,我们学校有一个老师,他是一个性学者,他是非常开放的,他们那一派人观点会认为*女应该合法化,他的思路说大家都是卖,朱老师是卖嗓子、卖思想,*女是卖性行为,卖床上的服务,那朱老师跟那些*女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觉得她们卖,合法化也挺好,反正不合法也消除不了,不如合法还更好管理。我同意这一点,但是我并不认为*女这种生活方式是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觉得男女之间的感情应该最不应该被商品化的。

  我觉得有两种感情是最不应该被商品化的,一是亲子之间,父母跟孩子之间的感情,这个东西不能拿帐算,父母不能说我生了一个孩子算一算花了多少钱、花了多少精力,长大以后他要给我多少回报,算算投资回报,合适就继续养,不合适就把他扔了,这是不应该被商品化的。一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如果要是商品化了,你的人性的损失其实非常大,它不是一个拿钱能衡量的东西。

  如果心理资本发展的特别好,计算、运用、使用、创造都变得更好之后,就有一个风险,这个风险就是大家养成一个习惯,什么东西大家都衡量一下心理资本。我今天见到某个人,我跟他一块喝茶投入多少心理资本,我能获得多少愉悦,就算心里的那个钱,有了钱那个东西使我们物质上更丰富,但是物质被异化。心理资本这个东西让我们心理上获得更多,但是也会被严重异化。

  举一个夸张的例子来说,有一些比较邪教的人,某种意义上他获得了很多心理资本,他的本事很大,他可能通过少量的心理投资,心理手段、心理策略,就赚了很大的心理盈利,别人都觉得他是一个神仙一样的人物,他可能把这种心理盈利变成骗财骗色,这也是人性的异化。所以我今天讲这个东西之前先讲它的危险,我们必须要知道它有这个危险,然后我们以后用的时候,我们要用它但同时要警惕它的危险,我们要有底线,我们要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拿钱算的。

  很早之前有人问我,如果你把你的女朋友给卖掉,另外一个男的看上她了,你把她转给我,多少钱你肯?我说多少钱我都不肯。他说假设你跟她关系并不好,多少钱你肯?我说多少钱我也不肯。我可能到后天不喜欢她,或者现在我就想甩掉她,但是这是非资产领域的事情,跟钱无关。资产领域是资产领域的事情,比如我还忘了问这次讲座给我多少课时费,这就是资产领域。就像我出去讲课,别人问我多少钱?我说看是什么事,如果企业找我讲,一天3万,如果心理咨询,我一天几千,如果是学校里大学生的讲座,我要报出租车费,因为是跟资本领域不一样的,我给企业讲是纯资本领域,我就要值这么多钱,就要报高价,我在专业内讲,这不是纯商业的,虽然带有一点商业的成分,我也得要几千。我给大学生讲就没有商业,就是只要出租车费,中午至少给我一个盒饭吃就可以了。

  心理意象。

  意象跟心理资本为什么特别容易联系在一起?因为我是一直搞意象的,我觉得意象有一个特点和心理资本的关系特别大,这跟逻辑思维相比,它是更有关的。有些人接触我意象对话可能知道,我讲意象这个词,我说“象”很好理解,就是形象,“意”是什么意思?有两个意思,意代表的是意义,有什么意义,就是它有象征性,有意义。比如荷包是有意义的,它的意义是什么?如果说它代表的是能装一点东西的一个包,那这个不值钱。它其实另有一个意义,这个意义指的是一份感情,一个心意,它会有意义。所以意象最基本的东西要有一个意义,这个意义不是它直接的意义,有另外一个意义。佛罗伊德说你见到一条蛇可能是性象征,就是说它不代表一条蛇,它代表性。性就是它的意义。

  意象还有一个特点,它不仅有意义,它其实还内含有意愿、意图、意向性。因为意象本身解决一个很有意向性的东西,这是它的一个很重要的侧面。就是运用逻辑思维的人越来越无情,运用感性思维的人是越来越有情的,我们心理意象跟各种情绪、情感、欲望、冲动,跟我们这样一些内心的东西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他跟这些东西非常密切联系在一起,就有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呢?它就可以有价值了。为什么?因为它还有一定的心理能量。心理能量这个东西你也可以说它是虚的,但它是虚中之实,是有价值的,这个东西带有一定心理能量的,这样也就意味着它对别人是有一个能量上的影响力。

  一个意象是可以感动人的,触动人的,是可以刺激人的,它是可以给人带来一定的影响力,而这个影响力越大,它价值的绝对值就越大。所以我们说它可以成为心理资本的载体,就是我们一看到心理意象,它能够给我们带有多大的反应,给我们带来多强的反应,那它就是有多少的资本。能给我们带来多少的积极反应,那它就是有多少资本,能给我们带来多少消极反应,就是它在心理上是多么大的凶器,它也是资本,它可以害人用。所以心理意象之所以能够成为心理资本,有一个基本前提,它是可以带有心理能量的,它就像一块海绵一样,可以有很多心理能量,这样就可以使它成为心理资本,就可以使它储藏心理资本,就可以使它转换,就可以起到这样一些作用。

  在这些作用中,我主要强调两个:

  1、意象的驱动作用。一个意象可以有驱力,因为里面有这样一些心理能量,可以有驱力。最古老的故事是《三国演义》里面的望梅止渴,一大帮士兵待在那很渴,天又很热,在那儿行军的时候受不了,就跟曹操说我们走不了了,给我弄点冷饮,最起码弄点农夫山泉,要不然无法行军。但是没有,曹操说大家赶快走,前面有一片梅林,有很多梅子,大家走到那儿就可以解渴,然后大家就产生条件反射,就不那么渴了。

  望梅止渴,被大家所忘的不是实际的梅,是一个心理意象,这个意象是曹操制造的,制造完了以后就分发下去,分发下去以后大家就不那么渴了,部分满足了大家渴的需要,这样一个简单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带有资产的,有价值的心理意象的创造和分发、消费的过程。这其实是我们讲的意象的驱动作用,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一个意象,可以作为一个驱动力,然后使得大家去做什么事情。 意象的驱动作用这一点,其实在历史上大家都在用,但是我们现在只能说我们需要更系统、更有秩序的去用。美国有一个说法叫做“美国梦”,“美国梦”的基本故事主题,美国好多励志小说其实套路都特别简单,就是说有一个穷小子,没有钱,待在一个穷乡僻壤,也没有任何的后台或者资本,本来他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后来由于某一件什么小事或者一个契机,他突然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梦想有多大,天空就有多大”,然后产生了一个梦想,在美国励志故事里面说多少年之后我们看到他,他已经是一个富甲一方的富翁了,他有多少多少财富,跟家庭过着很幸福的生活,他很感慨地说:因为我之前有这样一个梦想。这是一个美国梦,其实真是一个梦,这个故事仔细想想很扯,真正有这样梦的人都能富甲一方吗?不可能,中间很多东西都有限,但是这个梦是有价值的,这个梦的价值就是可以让这个人有动力去做很多事情,有动力未必成功,但没动力一定完蛋。这个东西可以给人一种驱动力,当我每一次去做了,然后失败了,我有这样一个梦想可以继续做,当梦扑灭了,你就没得可做,就不会做了。

  所以有一个驱动作用,“美国梦”是这样,我们别的梦也是这样。比如以前我党发动人民跟他们一起去打仗的时候,拿着坐标就去打仗。告诉大家等我们打败了蒋介石,我们就可以有一个再没有人压迫人,再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我听了也爽,再没有人压迫人,再没有人剥削人,这是天堂,这哪是人间,而进入天堂这么简单,只要把蒋介石灭掉就可以了,我不灭他灭谁啊。这就是一个梦想,就是一个驱动力。提供这个梦想的生产者相不相信这个梦想呢?我也不知道他们相不相信,我觉得他们完全不相信估计自己也没动力去干了,如果完全相信,我也不相信他们那么傻,因为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进入人间天堂,再没有人压迫人,再没有人剥削人,我觉得这不可能。人总会有人压迫人、剥削人的,这不是因为社会制度的原因,是因为人性的原因。如果在座的各位都一下子具有了无上的权力,你一下发现你穿越了,你到了古代,你现在就是隋炀帝的身体了,你是不是也愿意做一些压迫人、剥削人的事情,我估计很多人都是愿意的。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是克制不住的,都是愿意的,只不过克制一下,但是愿望我们都是有的。

  一个意象是一个驱动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和其他现实的驱动品不同,在于这个东西有一个好处。比如我现在跟大家说今天听课认真,反响热烈,没有中途退场的我都发一块现大洋,大家听了没有人高兴,因为大家不相信。如果我真有现大洋,这么干,也是消耗很高的。但是如果我给大家一个梦想,我只要能做出一个好梦想来,不要说再多三倍人,我也可以给大家一个梦想,反正都是一样的梦想。我说大家好好听今天课的人,很认真的人,积极参加讨论的人,给我捧场的人,在五年之后你们一定会有不同的生活,你的心理会很健康,你的生活会很快乐,你会发现你学会了怎么跟别人相处,你还了解别人的心理,特别懂他们意象,一看他的意象就知道他们怎么回事,然后你们可以把这个东西用在EAP里面,用完以后你们会非常成功,然后可以赚很多的钱。现在大家好好想想,你们钱多的时候喜欢开宾利还是劳斯莱斯,或者在座做的更好一点是买直升机好,还是一步到位干脆买一架客机好。实在不行买游艇也行,到下次开会的时候我们就到海上去,估计在座会买游艇的也会有几个,然后大家到海里去弄几个小组讨论。如果我让大家只是有点相信,不花一块现大洋,但是驱动力很大。所以这就是一个心理意象的驱力价值。很多人在现实生活中很懂得这一点,有钱的可以拿钱雇佣人,没钱就用梦想雇佣人。梦想雇佣人有时候比钱管用多,因为钱是有限的,而梦想是无限的。

  2、意象现实的一面,不纯粹是梦。刚才讲的纯粹是梦,大家可能觉得纯粹是做梦,如果朱老师自己能有这个本事,为什么自己不买一架直升机,你可能不信,因为它的确不是很现实。现实的一面是什么?就是有些想象,有些意象是努努力还可以实现,不是纯粹不可实现的。这个时候它的意义就不仅仅是驱力意义,而是一个蓝图。比如我刚才说的要建设一个没有人压迫人,没有人剥削人,人人平等,个个幸福的社会,这就属于没有可能实现。但如果你说我们以后的生活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种既有驱力作用,另一方面可以是一个蓝图,这个蓝图所起的作用就像是导弹的引导系统一样,会引导我们向着某一个方向去走,它同样会有一个驱动力,就像一个雷达导航系统一样,起这么一个作用。这个作用对人也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也不是我们今天才知道,只是我们今天更系统的去讲它。就是你心里有一个小想象,它的确可以引导你向这个方向去走。

  就像北京建设,刚解放的时候,梁思成有一个想象,北京城非常美,我们可以保留全部老北京,城墙全保留,在城墙四周建起花园,新城建在郊外,差不多就在我们现在这个地方建立新北京城,这是一个设想。但是毛主席很喜欢工业化,他说我希望我在中南海里面登高远眺,看着眼前一片烟囱,这是毛泽东自己说的。因为他喜欢工业化,他就会有这么一个理想。当然主席说话算化,梁思成说话不算化,当然一片烟囱的想象就带来了很多实际的变化,比如拆城墙,整个城墙就没了。拆一些古建筑,有的梁思成护着不让拆,就等着他到外地出差的时候拆。现在也一样,都在拆古迹,因为他脑子里面有一个想象,说这个地方的破庙拆了,盖一个小白宫,跟美国白宫一样。那个地方盖一个小悉尼,跟悉尼歌剧院一样。这个想象就会带来一个方向,这个想象只要不变,方向会非常难变,会直接向这个方向走。从这个角度来说,意象也是特别的影响人。

  下面我们做一个小练习放松一下。

  (互动)

  “大家闭上眼睛,整个放松,感觉自己慢慢走出这个教室,走出这栋楼,走在一个小路上,来到一个森林,路上铺着厚厚的落叶,有很多小虫子和昆虫在爬,但是对你无害。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屋,想象里面住着巫,你走进这个小屋,遇到这个巫,这个巫可以是男的,也可以是女的,想象这个巫是什么样的,你可以用自己的任何东西来跟这个巫交换你的未来,越好的未来价格越高,看你交换的是什么。你带着你交换的东西走出这个小屋,然后来到森林的边缘,走到城市,有一个放映机,你把自己的未来放到放映机上放映,看看放映的你的未来是什么画面,如果不满意可以再回到小屋去换,但只能换一次,然后顺着原路回到这个会场。”

  朱建军:我们刚才的练习,可以说是我们跟我们的形象思维进行一个对话,通过这个对话,我们所说的话就是我们愿意为我们的未来付出什么,我们想从我们未来中得到什么,我们对自己未来期望有多高。因为在座有很多人,我们很难一一分析,所以我们总略讲一讲,大家一块分享一下。

  首先问一下大家,刚才选择一些未来的时候,是选择高价的、中价的,还有低价的,谁选择的是比较低价的未来?不太多。中等价位的?很多。高价的?也不少。特别谦虚的选择低价的很少,但是大多都是中等价位或者高价。这其实反映的是我们对未来期望的一个总体的大小。哪个更好?其实也不是绝对的,各有利弊,我们选择一个更高价的,也就是说更理想化的未来,就有点像是所谓的冒险选择,它成功的概率会比较低,但是一旦成功了,会很好。选择一个中等价位的未来,就像是一个更少冒险的选择,成功的概率会比较大,可能不会特别令人觉得各方面都满足,但是也可以让你接受,我们觉得也很好。低价位的选择,说明这个人比较保守,他有一个特别保守的选择,让自己肯定能够达到,但是它的回报也会相对小一些。

  这其实并没有好或者坏,但是这种不同的选择其实决定了你的一种行为模式,它会影响到你自己将来在很多具体事情选择上的一种冒险性的大小,一种更理想主义或者更现实主义的区别。我们付出的东西和我们得到的东西分别是什么样的?我们付出的东西代表的是我们在追求自己的理想,或者奔向我们未来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拿出来的是什么,可能是时间,可能是努力,可能是勇气,可能是感情,可能是我们投入其他的什么东西,这是我们所能付出的。

  所以你给出去的是什么东西,你可以看一下,然后你就知道代表的是什么。比如这里看到有一个交给巫婆的是“一颗红心”,就是说他要付出的是自己的真心真意,强调的是这一面,强调的是自己更真诚、更感情化的一些东西。“带走的是一双翅膀”,是让他飞翔用的。如果是这个例子,相对来说他的追求会是比较理想主义的追求,更心理层面的追求,他可能追求不见得是赚多少钱,而是我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心态,更好的自我,更自由的生活,更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具体的什么东西。

  付出“手表”,代表的是付出时间,我愿意为此花费时间。

  付出“金币和金属十字架”,代表的是信仰,付出我有价值的东西,付出我的信仰,我相信的东西,我愿意去相信什么。

  付出“一件好的衣服”,就是人格愿意,我愿意为了我的未来能够成为什么样,付出我能提供的一个外表,一个自我形象,或者一个什么东西。

  所以我们看到大家所付出的各自不同,代表你觉得你有的,你能给出的一些东西,这代表你的心理资本。

  付出“人民币”,“围巾”等等。

  我们所付出的这些东西代表我们现有的心理资本,我们给这个巫的过程是一个心理投资,我们把我们现在有的东西付出去,然后换得我们的一个未来。

  付出“一把剑”,代表他非常有力量。因为剑是一个男子气,男人的进取性和积极力量的象征。如果要是女性的话,当然也好,但是男性更好。

  付出“贵重手表和钻石戒指”,“老公送的饰物”。

  付出“钥匙”,钥匙是打开未来之门的钥匙,是我们智慧的象征。

  付出“钻石戒指”,戒指大多是婚姻的象征,如果你把你的钻石戒指给了巫婆,换取未来的话,如果你是已婚的人,意味着你可能为了未来牺牲家庭中的一些东西,或者牺牲时间,这样你可能会很成功,但是也许你的家庭会因此付出代价,所以要小心一点。

  付出“名片”,名片是自我的认同。

  付出“我的爱”、“手表、钻戒”、“火柴”。

  付出“玉石”,是品质的象征,古代代表温润。

  付出“镯子”,很好。我刚才有点担心,因为钻戒这种东西跟婚姻的象征太密切了,所以有的时候你把这个付出,意思就是你需要加班的时候可以不用去理你的另一半,你工作忙的时候可能就不会跟他(她)一起休息,这可能就会对家庭有一点危险,所以大家要稍微警觉一点。

  有人付出钻戒,带回来的是全家人的欢聚。有人付出钻戒,带回来的是自由盛开的莲花,这样的话婚姻就有点危险了。当然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也没什么。

  这是我们刚才从付出角度上来说,有人如果说我的意象中什么也不付出,然后我就从他那偷来一个未来,这听起来好像更爽,因为我不花钱就得到的,巫师代表命运女神,你想从命运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虽然偶有出现,但是很少。我们必须要有所付出才能有所回报,看见贼吃肉一定要明白他是挨过打的。

  付出“会议代表证”,他觉得在这个会议上他所付出的,将会得到水晶手链。

  “我没有想象屋中是一个巫婆,直接取出一个钻石”,取是可以的,但是总得放一点东西在那里,放什么无所谓,都可以。

  付出“手机”,手机在原始意义上不太提到,但是现在社会中经常用到,手机、电视,其实代表和我们潜意识中沟通的内容,是一个沟通工具。付出手机的人,就是我要付出我的沟通,我的人际关系,我要跟别人去沟通,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我未来想要获得的东西。

  得到的东西象征着我们从未来中想要的是什么,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根据你得到东西的象征意义,可以粗略知道你要的是哪一类东西。

  拿到“塑料心型卡片”,塑料的心型卡片虽然看起来是心也是卡片,但是质地不太好,价值不太高,给一个手机才换这个东西,有点少。塑料在原始意象中,其实塑料是石油变的,石油其实是大地之血,等于大地母亲的血浆,所以石油用的太多,大地失血太多,不太好。但是当转化成塑料以后,其实它的象征意义代表的是一种暂时的、易变的、不能够保存的一种有价值的东西,特别强调它的暂时性,不稳定性。所以它作为一种心理的收获,比如塑料的心生命力会更弱一点,以后可以换一下。

  比如有人在小屋里取出来的是水晶、钻石、玉石、玛瑙这一类的东西,或者水晶球,这些东西都挺好。因为荣格很早就说过这是我们自信的象征,在内在象征意义上来说代表的是我们自己内心的一种健康的发展。兑换成现实的成功来说,这些东西也代表一种更稳定的、更扎实的、有价值的一种东西。所以这些都是不错的。

  有人换回来是一本大书,先付出钱换回来书,用书换回来别墅。

  付出书,付出笔,付出夜明珠等等。

  有一个特别有意思,得到的是一个水晶瓶子里淡绿色的液体,后来播放的画面是他女儿长大了,健康快乐,嫁了一个快乐健康的老公,生了一个很好的孩子。这个淡绿色的液体就是他给他女儿的营养液,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他最关心的是孩子的未来。

  有的人带走的是锤子,这都是工具。

  玉石的弥勒佛,弥勒佛象征真正的快乐、无忧、宽容。

  有人说意象都是自己能控制的,这个时候意义是不是真实?依旧比较真实。

  有一个带走的是白色纱裙,这是他自我的心态,自己的样子,是自我的象征。

  带走一个水晶球,看到一个别墅里面一家人看房子的场景。看来我们真需要多盖一些别墅。

  还有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有房,自己再一个别墅里,有池塘、有兰荷、有垂钓。这肯定是高价位的。

  付出一颗心,获得一颗心。这种很好,但这不是心理资本,这是非商品领域的。

  付出劳动工具,得到鲜花、美酒、果实,要中等价位的未来。这很好,我们人生就是这样,人生付出劳动,然后获得丰满的回报。水果之类的东西,其实象征就是美好的生活感受,鲜花、美酒、果实,是一种丰饶感,可以现实生活中挣很多钱,也许没有那么多钱,但是感觉很丰富,活得很好,很满足,是这样的一种感受。

  关于刚才的练习,有很多人并没有交上来条,但是我觉得你自己去看一下你理解到什么是真正想要的,如果你一下不懂也没关系。心理意象有一个特点,因为在座有些没有专门学过,不知道怎么样分析意象,一般人特别容易有一个误区,认为我想知道一个意象是什么意思,我应该有一个类似于字典,类似于《周公解梦》的东西拿来查一下就知道。其实不是那样的,你需要的是一种体会,就是你想象那个形象,感受它、体会它,然后在某一天突然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是这样一种方法。所以你可以把自己的意象作为我们会上带回去的小礼物,自己去思考它、体会它、品味它,最后就会知道原来我要的是这个。我们刚才讲到心理意象是有价值的,刚才也用这个带着大家看了一个心理意象,就是关于我们的未来,这是一个心理意象。我们今天做的这个练习,希望大家记住,而不是过去就完了,因为这是你的关于未来的心理意象。而关于这个心理意象,你觉得今天做完了以后不好,还可以回去再换,但不能老换,老换就不灵了。这个不灵不是迷信,而是我们跟自己潜意识沟通,如果我们总是变换不定的话,我们潜意识就会很乱,如果我们不是那样子的话,我们潜意识会有秩序的走向一个目标。所以不能随便换,但是可以换一次,换一个更好的意象,象征一个更好的未来是可以的,当然你也要付出。

  如果你确定这是我的未来的话,你可以把这个意象记住,你甚至过一年想想我做的意象是什么。要不断记住它,偶尔会想起这件事情本身对握有心理价值,因为它会给我们一个驱动力,也会给我们一个目标,也会给我们一个方向和蓝图,我们以后就会向这个方向去走。我自己在十年前曾经做过今天我给大家做的这个练习,我画了一个心理意象,那个心理意象在大概三年前左右,发生的情景跟我想象的场景非常相似,觉得很神奇。它不会马上实现,可能需要一个时间,但是会实现。所以佛教说得对:“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这就是我们今天可以带回去的一小笔心理资本。

  既然它是资本,我们其实就应该有一种方式去管理这种资本,这种管理的方式:1、要评估什么东西值多少钱。2、要存储。所谓存储就是我们通过找一个有心理资本的人,我们把他作为职工,这是储存,我们对职工进行培训,通过培训,让他们的心理资本增加,这也是我们的储存。我们可以培训,我们要付出钱,通过付出钱,在一些EAP机构或者其他机构,购买到一些我们需要的服务,这也是心理资本的储存。3、看它可以给我们换来什么,这个东西对我们是不是有用,因为有些东西很有心理资本,但是对我们可能没用,它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我们其实就没有必要储存它,我们让别人去储存。

  我有时候在想,其实如果我们是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者,如果是一个深思熟虑的管理者,其实应该弄一个人力资源的人,就像会计记帐一样,有一笔心理资本帐,各种各样无形的心理资本,企业具有的,企业中每个人员具有的东西,然后你要有一个评估,评估它们值多少。就像我们现在评估一个品牌值多少钱一样,可口可乐这个品牌可以值多少钱,我们对其他很多心理层面的东西也可以有一个评估,然后有一个计算,然后我们要有一个像会计运算一样的运算。我们想增加自己的心理成本,可以付出多少现实成本,比如让我们员工花钱、花时间去培训,然后增加它的成本,然后我们可以通过投资获取心理成本,也可以拿来做投资,换取实际收益。我们可以建一笔帐去计算。以前没有人真正建这笔帐,都是毛估的。刘备见了诸葛亮,诸葛亮就给刘备画了一个“大饼”,就是给了刘备一个心理意象,这个心理意象叫做“天下三分,鼎足而立”,刘备看了以后觉得很值钱,就买了,当然他把带有很强心理资本的人也一块买了。但是究竟这个东西值多少钱,诸葛亮画的这个“大饼”值多少钱,这些心理成本在什么地方能够用,在刘备脑子里面估了一下啊,并没有真正的运算,古代人这样是可以的,但是未来的发展,也许以后会出现心理资本评估师、心理资本会计、心理资本投资家等一些新的形式,就不是毛估,像刘备自己那样估诸葛亮多少钱,买诸葛亮需要付出多少钱,刘备也有无形的心理资本,他是皇帝的后代,虽然是远亲,但是这是值钱的,可以拿来卖,你们可以更精密计算这个东西值不值。当然还要想用在什么地方。

  比如说诸葛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他是一个像萧何一样非常善于管理的人才,但他不是非常棒的将领、元帅,他适合管理不适合打仗,所以用兵方面,他的价值还不如魏延。所以要算,让诸葛亮打仗,当将领,他不值多少钱,但是让他当类似箫何这些的人物就非常值钱,我们要有这样一个体系。从我自己评估来说,我也不会花我的那些成本投资太多在这个上面,我会投资在其他方面。如果在座有这样的志向可以这样去做,尤其在座搞人力资源的,又很精通会计学的,可以自己设计一套基本的量表体系、会计体系、运算体系,然后把你的心理资本的估价、存储、保质期,比如说一个人的闯劲,这是有保质期的,在我20多岁的时候非常有闯劲,30多岁还可以,40多岁就减少。现在让我完全做一个新的创业,我就不太想了。50多岁就更不用说了。它有保质期,然后怎么使用,货物怎么流转,这应该有精算。

  以前搞历史的黄仁宇的就提出一个问题,他说中国古代的问题在哪?就是没有数量化管理。比如说我们一个政令,国家皇帝定一个政策,该怎么做,大臣跟皇帝讨论的时候,说这个做怎么好,怎么不好,大家都很会辩论,但是没有数量化。没有数量化就会导致不精确,不精确就导致这个道理听起来对,但是真正实操的时候就会没有效果。未来可能真的能够领先的人,应该从这个地方去突破,就是心理资本的精密化、数量化。

  在数量化管理的各个环节中,我比较关注的是两个环节,第一是怎么用心理意象去评估某个东西的价值,评估心理资本。第二是我们怎么去创造一个有价值的心理意象,这是我们今天最核心的主题。第一个我们会有一些意象对话的手段,通过这些手段我们知道哪些人有心理资本,有多少。我们将来可以用在人力资源这一块,作为评估。

  现在我们做一个跟这个有关的小练习,演示一下我们自我心理资本评估,我们在意象中可以用什么方式来做。

  (互动)

  “大家放松坐好,闭上眼睛,先把我们的躯体放松下来;

  我们想象自己离开这个会议室,走到楼下打开门出去,沿着一条路往前走;

  觉得越走离城市越远,周围都是一些比较自然的场景;

  这次我们不是想象走到森林里的小屋,我们想象走到前面有一座小山;

  现在想象你走到这座山边,发现有一个地洞通往山下,样子有点像矿山的矿洞;

  现在也许有的人在想象中看到一些矿工,甚至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里的小矮人也是矿工,也许没有看到矿工,不要紧,总之有这样一个山洞,看起来是一个矿;

  现在想象走进这个矿洞,向下走,可能是徒步走下去,也可能是坐着电梯等都可以;

  当你下到这个矿里面以后,想象有一个巷道,沿着这个巷道继续往前走;

  发现这个矿非常奇妙,不像一般矿一样直接在下面挖煤或者什么东西,而是这个矿有一个大门,不是矿工们建的,而是矿里面本身就有一个大门;

  想象打开这个门进到这个矿里面的地方,发现有一个看门的人或者动物,让你拿出一样什么东西;

  你往里走之后,可以看到任何东西,有些东西看得很奇怪,并不是显得很值钱的都无所谓,看看在你的意象中都有什么东西;

  就像参观一个宝库一样去参加这个地下矿藏都有什么样的东西,不用管它是不是合理,里面放任何东西都是合理的,因为我们是一个想象的理解;

  当你看到这些东西以后,如果没有守卫者禁止,你可以在里面挑选一样带出来,如果禁止,就不用带了,没关系的;

  现在我们离开这个矿,走到地面,沿着原路往回走,你已经离开那个矿了,门也已经离开了,想象我们来到了现在的楼下,现在回到我们会议室座位上;

  请大家睁开眼睛。”

  我大略跟大家说一下这个意义。这是一个综合性的自我心理成本资本评估,就是说你自己的长处是什么。其实这个矿就是你内心的矿,这个矿里面的东西代表你自己存储有价值的东西,会有很多,但什么是你最需要的,你最想要的,就是你挑那一件,就是你最需要的。基本是这样一个象征意义。

  你在这里面看到的会是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你就想一想这个东西对你来说象征着什么。比如这里面你看到金银财宝,就象征着我有资本,但是这不确切。如果其他的东西会更确切的象征着你有什么资本。

  比如所有有灯光的,手电、蜡烛,所有有能量的东西,象征着是智慧类,因为所有的光都可以象征智慧类,你的资本可能就是你的智慧,你的洞察力,你的敏感,你的认知方面的能力。

  所有跟杯子、水相关的,是感情类的,代表你的情感资源。水,或者放水的东西,或者果汁、食物,代表你感情方面东西。

  所有很坚固的东西,包括金、玉也算,代表你信心类的东西,所有坚定的东西代表了你的信心类的东西,你在某方面所拥有的信心。

  所有火一样燃烧的东西,代表你的勇气、胆魄、行动力这一类的东西。

  书代表知识、智慧;煤炭实际上是一种能着火的东西,代表活力、激情、欲望、勇气、行动力;大铁锅,应该用来烧火的东西,同时又是容器,所以兼有两个方面,感情的能量和行动力的能量。

  棺材看起来不是好东西,但为什么是心理资本?有一个人说我干这个事的时候已经抬着棺材去了,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就是我宁死也要干,这是一种坚定。这种坚定感是很大的信心,所以石棺是很值钱的,代表很大的心理资源。当我带着一种决心,死也不怕去干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代表很大的心理资本。

  动物、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凤凰、龙)是感情资源。

  珠子是水一类的,所以是感情资源。

  帅哥、美女,就是你心目中的自己和你心目中的他人,会把他看的更好的这样一种资源。

  学员:我一进去,首先别的感觉没有,直接就感觉看到我的老公,然后我有一种强烈想把他带走的想法。我什么都不想看,立马想把他带走。

  朱建军:这就是感情资源。

  你心目中,你的家族是你的力量的来源。

  骷髅是死亡的象征,从积极一面代表我宁死也要怎么样的劲头。

  学员:我们有一个客人,给他做意象的时候,他感觉到好像从很脏的厨房里面冒出来,那个人脏兮兮的,但是有点像他,这说明什么?

  朱建军:我不敢在这里做结论性的评估,因为太草率了。但是水脏一般代表感情的不洁感,或者性的不洁感。有好多人性心理有问题,或者是性变态,或者性上有一些很强的冲突的人,就容易看到比较脏的水。当然不一定是性,比如其他的感情也会这样。

  学员:紧箍咒是什么?

  朱建军:自律。

  朱建军: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这个过程类似于一个设计过程,就像是一个设计师去设计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或者一个编剧去编一个故事,类似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我现在很概略地去讲它的基本步骤,第一你要知道你设计的目标是什么,我创造这个心理意象是为了干吗用的,是为了激励人的,是为了创造未来蓝图的,是为了激励什么人的,为了达到什么样方向的,这个东西要先有一个计划,这是我们设计的第一步。不能我设计一个好意象,不能这么干,要设计一个什么样的意象,干什么用的。

  明确了这一点以后,下面我们设计要注意的是,它要针对人的什么样的需要,我们刚才说他的现实目标,现在说这个针对人具体什么样的需要。在座都是做心理学的,人都有哪些需要,有不同的分类,但是你要有分类,你的设计要根据你的分类去找。比如你认为人是马斯洛说的那五种,不管怎么样说你要有一个,这样才能有一个归类。这是第二步,你要满足什么样的需要。

  第三步就涉及到具体意象的设计,这个时候你有什么意象资源。就像设计师设计服装一样,设计服装的时候他们可以设计任何样式服装,没有谁去限制他们,但发现实际设计师设计服装的时候,不可能完全天马行空去设计出很多莫名其妙的花样来,他设计出来的东西其实是有源头的。比如中国风,那些设计师弄一个中国风,就会找一些中国古代的古装,不见得是服装,比如中国的扇子、青花瓷等等,这些所谓中国要素,然后把这些要素经过他的一些变形,变成服装,这样的话他会设计出一个他的服装来。

  实际上那些所谓青花瓶的形状、扇子的形状,还有中国结等等这些东西,就是意象的资源,也就是我们进行一个新的心理意象创造的时候的原材料。没有这个原材料,其实就没有办法去创造,人不可能凭空创造。所以这里面我们怎么样创造一个有价值的心理意象,你有一个基本功,就是你要积累各种各样的意象作为你的原材料。  这些原材料有一个最原始的原材料库,这是荣格所说的原始意象。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心理意象设计师或者是心理意象创造师,他应该能够攒很多好的原始意象,这是基本功。所谓攒好多,就是你要了解、学习、懂得这些原始意象是怎么回事。因为原始意象是人类远古以来祖祖辈辈遗传的东西,所以这种东西所带的心理能量的大小是极其巨大的,它有我们祖祖辈辈所带的那种。比如我们说母亲,我们说具体某一个妈,能量不小,但是当我们说到母亲的时候有一种更博大的感受,那是所谓人类的母亲感,不见得非得投射到某一个具体母亲身上,可能投射到土地,我生活的家乡,我的民族等等,都会让我们觉得是一种母亲感,我们有了这种母亲感以后,我们心中会有很大的能量。战士们为什么要拼命保卫祖国,就是为了保卫他心中的意象,这个能量极其巨大。

  如果一个人调动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意象,大家投射把他当做一个英雄,那时候的能量,那种勇气,大家跟着他什么都不怕了,其实你跟着他照样有危险,但是大家就不怕了,其实就是非常大的能量。所以那些原始意象是我们人类无形的、巨大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又非常值钱的一个宝库,这是一个最巨大的宝库。这个宝库里面的资源,你要会用,用好,然后创造出一个具体的意象产品。原始意象不是具体的意象产品,它是一个原形,是一个方向,我们要把它做成一个具体产品,那它就会非常的有力量,非常值钱。这是一个最核心的来源。

  其次就是你的具体的民族,具体的家庭,你自己所有的那些意象来源,你要有一个整理,要有一个意象库,你要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平面设计师,然后你要有素材库,因为你没有这个东西,创造不好,这是最核心的基础。我觉得我的素材库很好,但是没做什么太多的产品。

  有了素材库之后,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应用素材去设计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反而没有一个死规矩,因为它是艺术化的,类似一个艺术家一样,我觉得在这个艺术化创造过程中,最主要当你有了这个目标、有了那个基本需要、有了那些素材之后,然后你要让你的主题生发出来,你脑子一直放在主题上,在你素材库中自由联想,在你满足需要感中联想,会生发出很多很多你能想象出来的意象。这其实就是一个生产的过程,你在生产意象。就是你自己在造梦。但是你自己造出来这个梦只是你的梦想,造完了之后怎么把它变成一个可以卖出去的梦?

  下一步所做的事情就是淘汰,就是你这些梦,有哪些可以被别人接受,有哪些只是你的梦,对别人没有用处的,你要试用,你要找一个小范围区域去试用。比如你可以有一个格式化的方式,你有一批人,会跟他们讲你想象出来的这些东西,然后看他们的反应。看着大家没反应的就改,改完了以后还没有反应的,就扔。看了以后,大家有反应的,再精调,精调以后,大家还有反应的就留下。

  当这样创造完了以后,下一步过程就是销售,你造出一个意象虽然是无形的,但是也要卖的,就是销售。我自己的感觉,卖东西的人和做东西的人,一般来说不能是一个人,因为它对人的素质的要求是不同的。比如在心理产品上来说,我是一个做东西的人,我很会做,成功之道就是卖东西的人,他们很会卖。所以我觉得一个会做的人做出来之后,他下一步的事情就是找到一个会卖的人,他可以让那个人帮他把这个东西宣传出去。其实精神产品也是一样的,就像达尔文做出来了一个“相对论”,但是“相对论”之所以能被全世界接受是别人,迪斯尼很善于画动画,但是最后推广迪斯尼动画的是他的弟弟。我们要有这样一个分工,有些人负责做产品,意象也是产品,有些人负责卖产品。这样的话卖出去了,买的人就可以用,用完了以后就可以有效,这样整个它的生产、流通和消费过程就能完成。

  学员:刚才我们谈到数量化管理,以前我们没有这么精确的数量化管理,可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信任、仁爱还是比较多的存在,现在这个社会,外界的东西越来越数量化管理之后,反而那些真诚、信任、仁爱越来越缺失。假如现在仅有一些心理资本也数量化管理的话,那今后会不会很危险?

  朱建军:你说得挺对,这其实也是我挺担心的一个东西,有可能会出现危险。但我不是那么悲观,我一开始悲观的时候,我的心理悲观一面想,资本主义把什么都资本化,现在连人的感情都资本化了,这其实是太可怕的一件事情。虽然我们可能会得到更多,但是这让我很不爽。

  但是我后来觉得也不那么可怕是在哪呢?人的心理功能有一个能力,就是我们可以划分心理领域。比如农民种地也是这样,这块地是拿来卖钱的,那块地种的不是卖钱的。我们也可以这样去用心的,我们有些东西要算心理资本,然后有一个领域是不算心理资本的。

  又涉及到我刚才讲到的粗俗的*女比喻,为什么我卖劳动力可以,而卖我的身体是不好的,其实这也是人为了逃避异化的一种分工。就是说劳动力我们可以卖,但是我的**是只给我爱的人的,这样一种分工就使得你不会完全被异化。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把该成为心理资本的心理资源全弄成心理资本,然后我们就可以赚很多的心理资本,甚至是非心理的物质资本,这就可以保证我们心里边那个不当心理资本的东西还可以有人养它。如果我们做得好的话,我们可以恰恰因为数量化管理的一些心理资本,反正那些东西也是要用来去交换的,我们数量化的可以获得很多的心理资源,恰恰可以让我们有条件让不去有资本化的东西去自我。

  学员:意象到黄色的床罩和床被,特别豪华。

  朱建军:有温馨的家庭生活。

  学员:意象到异化有什么程度或者标识?

  朱建军:意象本身不是异化,只是拿意象做什么用,你把它换钱就异化了。

  学员:中学生做意象,经常看到小鬼是怎么回事?

  朱建军:这代表他有一种压力或者其他的消极情绪,在意象对话中我们会带着他做一些面对,可以有帮助。

  学员:能不能切入一下主题,如何创造有价值的意象,能不能举一个案例?

  朱建军:完全的数量化的、工业化的创造这些东西,这是刚开始的事情,我们没有找到一个特别大的案例,但是能找到基本说明、基本符合的这样的东西。

  我讲一个古老的案例,拿革命做案例。比如说孙中山先生要搞革命,想推翻满清政府。在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其实挺没有资本的,物质资本也没有,心理资本也没有,他就需要创造一个意象,让大家愿意跟着他去革命。目标很简单,就是推翻满清政府,他需要让这个意象的接受者们满足一种什么需要,大家就愿意跟着他去推翻满清政府呢?就是大家的哪种需要会管用呢?“自由、平等、博爱”在当时是不管用的,因为当时的中国人除了少数高知识阶层之外,老百姓根本不懂什么叫做自由、平等、博爱。

  “民族、民权、民生”。

  实际上第一是民族,要推翻的是满清政府,所以要先动员对满族人有意见的那个民族,对满族人最有意见的是汉族、蒙族、藏族还是谁,当然是汉族,所以第一步要找的资源就是汉族人的民族情绪,这就是定位的需要。

  再下面要找的资源就是意象库,什么是他能找到的意象库呢?在原始意象里,他可以找一个原形,这个原形可以激励大家。他们找到一个是英雄原形,在中国叫做侠,所以就会鼓励侠的精神,早期“兴复会”,像秋瑾等是侠士,他们不怕死,敢去暗杀,慷慨激烈,这是原始层面的资源。

  还要有一个更具体的层面的意象资源,就是要找到其他让我们觉得跟反满有关的人,然后这些人的意象可以激发起来的话,会带来影响力。早期他们找到洪秀全,洪秀全其实很邪,他根本就是一个邪教,根本就是一个坏人,但是洪秀全是在大家的记忆中能记得的最近时期的反清的主要人物,所以孙中山就做了一件事,他把洪秀全形象给扭曲了,把他说成一个很积极的形象。孙中山革命的主要地点是在广东,洪秀全是那边的人,他又有一个地域的认同感。当他把洪秀全这个形象改成积极形象以后,就带来了力量,通过地域的认同,民族的认同,和时间比较近的记忆,大家获得一个力量,这个支持他们可以去反清。

  他们跟一些江湖上人有联系,比如天地会等,后期已经变成一个黑社会了,但是早期是反清复明的组织,这样又创造一个意象上的力量。早期清末反清所带来的一些传统,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导致非常强烈的“驱除鞑虏,还我中华”,这个意象不只是这八个字而已,要跟宣传洪秀全,宣传洪门,要跟侠士东西结合在一起,其实是非常精美的东西。

  下一步就要有一个“五族共和”,就是一个新意象,因为再驱除就不行了,民族矛盾就从此打下去了。我们希望共和以后,需要各个民族之间要和睦相处,于是有“五族共和”,这是一个例子,讲我们怎么创造的。

  学员:请您解释一下意象对话和催眠之间的关系、区别?

  朱建军:催眠是一种更主动的要把一个咨询师的意志去影响来访者的方法,而意象对话是一个帮助来访者认识自我的方法。催眠更主要的是要改变他的意识状态,意象对话更主要关注他的意识内容,而不管他是清醒、睡眠、催眠都无所谓,只关注他的意识内容。

  学员:心理资本商品化是不是跟知识产权有点相似?

  朱建军:当心理资本商品化以后,肯定会有相应的制度,类似知识产权的一些制度会出现,现在还没有。

  学员:刚才老师讲到未来领先的是心理资本的数量化管理,心理资本数量化管理与意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资本数量化管理简单的操作和应用是什么?

  朱建军:这两个问题都没法回答。跟意象的关系是,意象是承载心理资本的方式之一,而且是最主要的方式之一。简单的操作方法就是类似于会计统计的那种方式,要建帐、评估、计算、库存、调度,这样一个管理。

  谢谢大家!

(载自中文心理学)


分享到:
×

江苏省各城市访问量

所属城市 访问次数
南京 1553460
南通 887666
连云港 370363
盐城 346695
苏州 323455
常州 248446
无锡 184559
宿迁 179535
扬州 172521
淮安 129473
泰州 122345
镇江 119057
徐州 26866
其它 148316777